NEWS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唯美的句子林毅夫:仍需坚持投资拉动


在经济增速下行背景下,一定的稳增长、反周期措施是必要的。特别是在稳增长、适度扩大总需求的措施当中,应该侧重投资,当然必须是能提高劳动生产率或降低交易费用的投资。

学界、舆论界对“投资”有各种争议,比如一提到投资,就将其等同于过剩产能;或者认为投资会挤占消费;或者说政府在基础设施的投资会挤占民间投资,而且政府投资基础设施的回报率低,等等。

这些观点是有误解的。

有效投资减少过剩产能

我不是说投资不会造成过剩产能,如果在已经产能过剩部门增加投资,当然会加重过剩产能;但是如果投资在短缺部门,这是在补短板的投资,这也是供给侧改革的五大举措之一,这方面的投资不会加重过剩产能。

具体来讲,2014年大陆进口了1.3万亿美元的工业制品,这是不能生产、附加价值比较高、技术含量比较高的产品。如果在这些领域进行技术创新、产业升级方面的投资,是在补的短板,这样的投资不会造成产能过剩,而且会在形成有效的生产能力后,增加的出口。

另外,2014年大陆到境外旅游购物的花费大约有1000亿美元,这部分大多也是自己不能生产,或者生产的产品质量比较差。在这方面的投资,也是增加的有效供给,并不会造成产能过剩,只是减少了国外购买的量而已。

基础设施也是一样,北京和许多大城市的地铁、管网等还是短缺的。正处在城镇化过程中,现在的城镇化率只有54%,发达国家普遍达到80%以上。如果在城镇化领域进行投资,使得人口集中、规模经济提高,可以提升效率。这方面的投资也不会加重产能过剩。

现在的过剩产能部门大部分是与建筑行业相关,钢筋、水泥、平板玻璃、电解铝等。过去大陆平均每年的GDP增长率是9.7%,现在降到7%左右,必然有30%的产能会过剩出来。

但是这些行业的过剩产能有多少,又部分受制于下一步的投资有多少。如果投资多了,这些过剩产能就少了,投资少了,这些过剩产能就多了。

所以,和认为投资会增加过剩产能恰恰相反,只要投资是用来补短板的,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或者降低交易费用的,这种投资不仅不会造成过剩产能,而且可以减少现有的过剩产能。

投资没有挤压消费

反对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观点中,有一种说法是,投资会挤占消费。

这个说法被提出的背景是,2003年经济出现不均衡,尤其2008年金融危机后,推行了“4万亿”的刺激政策,投资增量非常猛。

于是国外许多机构和学者就说投资太多,消费太少,导致出口太多,造成不均衡以及的产能过剩。还批评说这个体系维持不了,因此为了自己的经济和经济的稳定,必须放弃高储蓄、高投资的增长方式,改成以消费来拉动经济增长。这是2003年以来,尤其2008年以后盛行的看法。

这种观点没有在动态的角度来看。如果投资是提高生产能力的,或者降低交易费用,这样的投资不仅不会挤占消费,而且可以提高家庭未来收入的预期,从而提高家庭消费水平。

这里可以用一些具体的数字来说明。

从1979年到2014年,大陆平均每年的消费增长率是8%,从1982年到2014年平均每年投资增长率是21.2%。

2009年大陆的投资增长是30.3%,这是“4万亿”的结果。2010年和2011年的投资增长都是23.8%,2012年投资增长是20.3%,2013年的投资增长是19.1%,2014年的投资增长是15.3%。

2009年到2011年的投资增长高于长期的平均增长,2012年以后的投资增长低于长期的平均增长。

2009年、2010年、2011年的消费增长分别是9.8%、9.6%、11.0%,均高于长期8%的消费增长,虽然这几年的投资增长均高于长期21.2%的年均投资增长率。

反过来,2013年、2014年的投资增长率只有19.1%、15.3%,低于长期平均21.2%的增长率,但是2013年、2014年的消费增长只有7.3%、7.2%,同样低于长期平均8%的增长率。

从这些具体的比较来看,反而是投资增长快的时候,消费增长快,投资增长慢时,消费增长慢。

一般老百姓关心的不是消费占GDP的比重是多少,而是关心每年消费的增长,今年的消费跟去年的消费比增长了多少,明年的消费跟今年比又增长多少。

为什么投资增长和消费增长会有上述关系?其实只要投资增长是有效的,就会增加就业,提高劳动生产率,家庭收入就能增长,消费就会增长。

反过来,如果投资下降,创造就业少,对未来的就业和收入预期不好,这种情况下消费增长反而会变慢。

所以,不能简单认为投资就会挤占消费,必须动态地看投资增长对现在和未来的就业及收入增长的影响。

基础设施投资要由政府来做

如果要扩大投资,投资有两块:一是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一是产业方面的投资。产业方面的投资应该以企业为主。如果要通过政府投资来扩大总需求,政府投资应该更多是在基础设施方面。

但是最近也有很多人反对政府支持基础设施的投资,主要有两个反对原因:一是政府在基础设施的投资会挤占民间投资,二是政府投资基础设施的回报率低。

这些观点是否正确?

首先,认为政府对基础设施的投资挤占了民间投资的观点忽视了政府推出积极财政政策的背景。2008年政府“4万亿”的财政刺激,究竟是因为民间的投资意愿低,政府为了适度扩大需求才去做基础设施投资呢?还是因为政府扩大了基础设施投资,挤压了2008年、2009年民间的投资?

这个答案应该很清楚,是因为民间的投资意愿非常低,当时经济一蹶不振,外贸出口减少一半,产能过剩非常厉害,大家对未来没信心,过剩产能不仅在出口加工部门,也出现在一些装备制造部门。那种情况下,为了稳增长,政府才做基础设施投资的。

同样,现在讲要稳增长,适度扩大政府财政赤字支持投资,也是因为民间投资的意愿不足,才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的。

其次,投资基础设施的回报率低,以这个观点反对基础设施建设的学者有很详细的经验数据的支持。确实2008年以来,政府做了很多基础设施的投资,而且投资的回报率较低。但是,是不是政府投资回报率太低,政府就不要去做基础设施投资?

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先了解为什么基础设施投资回报率比较低,以及,为什么必须由政府来做。

第一,基础设施投资的回报是长期的,回收期可能是四五十年。一般民营经济的投资是在产业部门,产业部门一般十年以后就全部折旧光了,有的甚至还短于十年。折旧期短的项目回报率一定要高,才有足够收入来偿还投资。基础设施的折旧和回报期长,如果基础设施的投资回报率和产业部门的投资回报率一样,就太高了。

第二,基础设施投资有许多外部性,例如,交通不拥堵,最大的受益者是企业和人民,但基础设施投资很难对外部性的收益直接收费。

如果经济直接回报比较小的、有外部性的这种基础设施投资,让民间去做会怎样呢?民间是没有积极性投资的,除非给予垄断地位,让民营资本可以靠垄断来将外部性收益内部化,收取垄断价格。但如果基础设施让民间来垄断,从投资者来讲是合适的,但是从整个经济发展来讲是不合适的。

实际上,1980年代,包括世界银行等很多机构都倡导,基础设施投资作为一项经济活动,应该由民间来投资。结果1980年代以后,发现民间愿意投的基础设施只有一种,就是移动通信。民间投资移动通信的积极性很高,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有垄断性质,规模经济太大了,所以形成了自然垄断;第二,容易收费。

除此之外,民间投资基础设施的意愿非常低,2014年提出要通过PPP投资基础设施,但是最终落地的项目非常少,除非政府给民间资本垄断地位,但是这又不利于经济的发展。如果要由民间做,由于民间的投资意愿太低,导致的结果就是跟其他发展家一样,到处是基础设施的瓶颈。

这种情况下,基础设施的投资,尤其是消除增长瓶颈的基础设施投资,必然要求政府来做。

若政府应该对基础设施的投资负起责任,什么时候投资最好?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2009年初以来,我一直倡导最好的投资时间是经济下行的时候。因为这时候政府做基础设施投资,创造需求、稳定增长、增加就业。而且,在经济下行时做基础设施投资,成本也是最低的,因为各种原材料的成本、工资的成本都相对较低。反过来讲,如果在经济发展非常好的状况下,去做基础设施投资,可能造成经济过热,各种原材料成本处于高位,基础设施的成本也就更高。

在经济下行时成本最低,又能够稳增长。只要项目选择好,短期是创造需求,长期是提高增长率、增加政府税收,所以是一石二鸟。我从2009年年初提出以来,这个观点在上已经逐渐成为主流,2014年10月货币基金组织在《世界经济展望》提出的政策建议就是:在经济下行时是进行基础设施投资的最好时机。

(采访整理 记者/赵福帅)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十九大氛围浓厚 京城安保悄然升级
下一篇:没有了
  • {dede:arclist row=5 orderby=pubdate type='image.' imgwidth='120' imgheight='60' typeid=top}

  • {dede:arclist row=5 orderby=pubdate type='image.' imgwidth='120' imgheight='60' typeid=top}

  • {dede:arclist row=5 orderby=pubdate type='image.' imgwidth='120' imgheight='60' typeid=top}

MESSAGES在线留言
MAIN BRANDS畅销品牌